《秋月夢語》, 路過秋月惜聚歡,空閨獨守祙人伴;, 忘我是誰情何堪?風燭殘年落淚怨。, …

《秋月夢語》
路過秋月惜聚歡,空閨獨守祙人伴;
忘我是誰情何堪?風燭殘年落淚怨。
~~~~~~~~~~~~~~~~~~~~~~~~~~
< 母親給四位兒子的遺書 >
兒子們,今天五月初五,我過了80歲生日,也就是說,我活了整整80個年頭了,這麼長的歲月裡,我生了你們4個又幫你們帶大8個小孩子,也就是說,我這一生,用一雙手,親手撫養兒孫12個人。
但是,我老了,老到要看你們的臉色生活,尤其幾年前,你們父親去世後,我明顯感覺到你們對我的不耐煩。
一日多過一日,你們父親剛去世那會兒,我真心希望哪個兒子能把我接到家裡,我想和你們一起生活,哪個都行,為此,我盼了兩個月,兩個月後,我心涼了,我知道,不會有誰肯接我去你們家。
好在那時候你們對我也算可以,四個人輪班,每人一星期,這樣每天晚上,我就不怕了,說心裡話,到了我這個年紀,活到我這個份兒上,還有什麼可怕呢,雖然從小在鄉下長大,被相傳的各種恐怖傳說嚇著長大,但到了此刻,我不在相信那些,也不再害怕了。
我怕的不過是寂寞,我的兒子們,你們陪伴我,度過了一年零九個月,也就是大約63O天,作為母親,我心存感激,感激你們對我的陪伴,之後,你們每個人的臉色都越來越難看,來了,對我沒有一句話;走了,依然沒有一句話,彷彿你們進的是旅館,而裡面那個眼巴巴看著你們的老太太,跟你們沒有半點關係。
我怕得罪你們任何一個人,雖然我不吃你們一口飯,不穿你們一件衣,甚至不花你們一分錢,但是你們陪伴了我,就是虧欠了你們,即使我變得小心翼翼,但你們還是一個一個悄無聲息地撒出了我的夜晚。
沒有人再來了,把寂寞不容分說還給了我,那也好,畢竟你們父親去世後,你們陪伴了我一年零九個月,對此,我感激不盡,剩下的日子,我自己走。
艱難前行了兩年多,我過80歲生日,你們對我的祝福,長命百歲,我笑,苦笑,活到這個年紀可以了,長命百歲,沒用,這段日子,我的心臟越來越難受,我沒有說出來,也不知道對誰說,我希望疾病能快點把我帶走,那樣我將感激命運對我的厚待。
幾天前的夜裡,我夢見了你們的父親,他笑著,看著我說走吧,我來接你了,跟我走,你再也不會寂寞了,醒來,窗外群星璀燦,月亮又圓又大,這個美好的夜裡,我夢見你們父親。
夢見他來接我,我感激他這一輩子的愛護,也感激你們63O天的陪伴,我的心臟一日不比一日難受,我明白大限要到來,於是寫了這封信,母子一埸,緣份,總算快盡了,我滿頭白髮了,讓我用的滿頭白髮發誓,我真的很感激你們的陪伴照顧,但除了這句,我還有一句要說的是,我後悔生了你們,如果有來生,再也不見了,但我是母親,我惡毒不起來,我還是希望你們4個的晚年都能幸福,不會被你們8個孩子嫌棄,情盡了,言盡了,就此打住吧。
幾天後,老人死了,很安詳地,死在自己的床上,手裡拿著她和丈夫唯一的一張相片,上面只是夫妻兩個人。
< 筆者註語 >
我是墨水,是本文的作者,我寫這篇,是思量了好久,文中母親有原型,話也大部份都是他說過的,我通過收集得來,在此處特別聲明,我沒有映射任何人,不要主動對號入座,我之所以把這篇東西發出來,是希望天下的兒女們都能在父母風燭殘年的時候,多一些陪伴,少一些嫌棄,希望能換起兒女們心中的善念。
(文/大雄.墨水 圖/網載~路過秋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