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我在新竹,城隍廟夜市的攤位都就緒了,絕佳的透視法構圖。

今晚我在新竹,城隍廟夜市的攤位都就緒了,絕佳的透視法構圖。
炒蚵仔煎的胖女人,面孔被燒旺的火光照得好像淋上一桶血般的紅。再過去是搯麻油雞湯的男人,臂上的刺青彷彿有了生命,因為已經有了輪迴。再過去是陰陽臉的中年人,濃密的胸毛像黑色的煙火,從下腹往上噴去。他賣的是沙魚皮和中藥排骨,沒有人捧場,所以他就向人們猛吆喝,聲音之大,好像有人用鐵鍊給後腦勺子敲一下。
今晚我在新竹,旅店的窗是無邊的黑暗。我不知道要寫些甚麼,腦袋一片空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