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小時候,初識是來自一首歌。因為那兩句,而愛上那首歌,三不五時就哼一段,。

我小時候,初識<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是來自一首歌。因為那兩句,而愛上那首歌,三不五時就哼一段,<浮生若夢,為歡幾何,良辰美景不要錯過>。
因此我筆下男女主角的名字總在這八個字打繞,不是若夢、為歡,就是夢生、何歡,要不就是把歡夢幾何、何為浮生等排列組合成為我小說的篇名、章名或故事中的橋段。
直到我了解<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的出處來自李白的<春夜宴桃李園序>,除了迷戀於詩詞之美之外,總是令我再三反芻思考其中的哲理。
今天參觀書法展覽,喜見<浮生若夢>四字,令我歡喜。然而,獨獨不見<為歡幾何>,讓我悵然若失。
回顧我的一生,或喜或悲,三分喜樂、七分哀愁。我的情愛,聚散離多,終究春夢了無痕。所以既然只有<浮生若夢>,又何必在意<為歡幾何>呢?不如把握當下,且歌且行,走完這人生的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