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有人寫美食,總是艷羨萬分。一則自己口袋不夠深,二則懶得到處覓食。最重要一點,我根本分不出酸甜…

每次看到有人寫美食,總是艷羨萬分。一則自己口袋不夠深,二則懶得到處覓食。最重要一點,我根本分不出酸甜苦辣,從來就不知道味蕾在跳舞的感覺。所以每次只能寫冷飯熱炒的推理小說,或是自以為幽默、卻讓人沒胃口的短文。
記得多年前的一個冬天,我在荷商福樂奶品公司工作,應包材供應商利樂包公司之邀,到他們瑞典總工廠參觀,並討論一些有關技術方面的問題。最後一天晚上,總工程師迪孟先生在維克絲餐聽請我吃晚飯。
維克絲餐廳是由修道院改建,北歐風情十分濃重,廚師是迪孟先生的好朋友,是個推理小說控。食譜上的菜色從奶油洋芋、魚子醬……到燒烤牛排,都是當時還年輕的我所不曾吃過的美味。到了上甜點的時候,迪孟先生告訴我,那是廚師特別為我這個台灣人精心配製的,我又驚又喜地看著那盤飾滿新鮮水果的粥。
嘗了一口之後,老實說,那並不是『粥』,而是一團『飯糊』,加入蜂蜜攪拌而成,吃起來甚至有些反胃,然而盛情難卻,尤其那位廚師很『專業』地告訴我──這是他特地到北平拜師學的,據說中國的皇帝都吃這種玩意兒。
唉!只怪我孤陋寡聞,便強顏歡笑地連說好。同時還自以為專家地和他討論起中國的飲食文化,並禪味十足地說──熬成一碗粥就像談一場千錘百鍊、刻骨銘心的愛情。弄得大家不知如何是好,幸好見過大場面的孟迪先生忽然聊起福爾摩斯。或許就是那個時候,我吃了那位廚師放了<推理蠱>的粥,才害我一輩子迷戀推理小說,無法自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