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讀,例如松本清張《砂之器》是兒子對父親的故事、還有森村誠一《人性的證明》是母親對兒子的題材。

我喜歡讀<挑戰人性的推理小說>,例如松本清張《砂之器》是兒子對父親的故事、還有森村誠一《人性的證明》是母親對兒子的題材。
已故的連城三紀彥,比較適合以文學為使命的文青,不適合喜歡閱讀輕推理小說的讀者。他的《一朵桔梗花》由鍾肇政先生翻譯,譯筆美得不得了,近年在台灣出版的《花葬》文筆也很細膩。
早期我是走連城風,後來偏向仁木悅子,作品浪漫、不血腥,沒有強烈的殺人動機,只有悠閒的小確幸,適合浪漫悠閒的讀者,我自稱是下午茶推理。
我太喜歡閱讀日系推理小說,所以立志學習日文。夏樹靜子《W的悲劇》便是看原文完成的,我也翻譯過渡邊淳一的短篇小說。後來感覺看翻譯輕鬆多了,自然而然就放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