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歲無多時壯健,一春能幾日晴朗?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

百歲無多時壯健,一春能幾日晴朗?相逢且莫推辭醉,聽唱陽關第四聲。
小時候的我,看不起父親凡遇到逆境就喝酒逃避。年輕的我,初入職場也看不慣飲酒社交的百般醜態。
後來逐漸體會到世態的炎涼,人生的坎坷,終於體會到父親當年藉酒消愁的心情,或是同事之間藉酒裝瘋賣傻的智慧。
不過,我悲傷時不喝酒,只有賞心樂事的時候喝。而且,我不獨酌、也不與人拚酒。我只愛在良辰美景,酒逢知己多一杯。
只因老來不願醉裡生,只求夢中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