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一次稽核任務中,被我稽核的先生忽然癲癇發作……。

最近的一次稽核任務中,被我稽核的先生忽然癲癇發作……。
第一次看見癲癇患者是在我七歲,也就是大約六十年前。我和家人參加一次禱告會,會中有位弟兄忽然間,從椅子上跌下來,全身痙攣,並且口吐白沫。這時候,所有的人都很恐懼,有的人說是聖靈充滿,有的人說是惡魔附身。年幼的我嚇的躲在媽媽的懷抱裡,可怕的景象一直籠罩在我的童年。
後來我在中學的時候,看了一部電影<埃及豔后>,才知道羅馬凱撒大帝(Julius Caesar)也是癲癇的患者。但是最可怕的誤解莫過於畫家文生梵谷(Vincent van Gogh),他是癲癇患者,卻一直被誤解成瘋子。另外,俄羅斯小說名家杜斯托也夫斯基 (Fyodor Dostoevsky) 曾經被認為是個傳染病患者,被迫隔離。
雖然醫學已經進步到了解癲癇是因為大腦半球的神經細胞過度放電,造成不正常的電子傳遞而引發的症狀。但是癲癇患者在求學、求職的過程中,備受歧視。令我最難忘的是表姊和一個非常優秀的青年交往。可是,就因為他的爸爸是個癲癇患者,所以兩人的婚事因此就告吹了。現在那個優秀青年以經當內/外公了,可是他的子孫沒有一個癲癇患者。
被我稽核的先生慢慢恢復,於是我繼續我們的稽核任務。看他毫無異狀的模樣,好像不曾發生過甚麼事情。我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如果此時此刻對他表示關心,是一種對他的輕視和不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