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定居三峽的作家臉友有些訝然。只見他一身親民打扮,脖子還圍了條毛巾。和前日的他,西裝筆挺、意氣風發…

初見定居三峽的作家臉友有些訝然。只見他一身親民打扮,脖子還圍了條毛巾。和前日的他,西裝筆挺、意氣風發領取文學獎的模樣迥然不同。不過,我覺得和他筆下的男主角倒是有幾分神似。至於他的夫人,一身桃紅,笑臉迎人,禮數周到。兩人外觀大異其趣,神情卻有許多神似。
午餐過後,作家夫婦領我去清水祖師廟參觀,並聆聽作家臉友娓娓訴說,他即將完成的一部小說,以三峽為核心定點,延伸數位地方人物的長篇巨著。且說在二百六十多年前,從一幅天命圖開始,前世為玉麒麟的畫家李梅樹,如何因為一張<梅字籤詩>而接下改建清水祖師廟的工程。為何除了傳統的龍柱、鳳柱之外,還有數不清的百鳥柱……。因為怪力亂神,天馬行空,所以聽起來特別迷人。
辛棄疾曾有詩句「我見青山多嫵媚,青山見我亦如是」,我見作家臉友是一個有趣的人,只是不知道作家臉友見我是否亦如是。
附圖說明:昨日在某餐廳用食,忽見小鳥圖,便想起清水祖師廟的百鳥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