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知道牧師和會友要來訪,非常興奮,吃完晚餐就開始梳妝打扮。

母親知道牧師和會友要來訪,非常興奮,吃完晚餐就開始梳妝打扮。
她自己挑選了繡著亮片的上衣和咖啡色的裙子之後,看了好幾遍鏡子,覺得自己的脖子太難看了,就圍上一條圍巾。
打扮妥當,等待的時候,母親跟我說那條裙子已經四十多年了,當時在台北的遠東百貨,和住景美的大姑一起買的。買的時候,用自己的私房錢買的,不敢給你爸爸知道。至於那件上衣是你住桃園的二姑送的,二姑的衣服比女明星還多。母親只讚美了幾句,二姑就脫下來送給她,害她以後不敢隨便開口。我的兩個姑姑都已經過世,記憶中一個聰明智慧、一個美麗能幹,都嫁了好丈夫,也生了一群很有出息的子女。至於那一條圍巾,正是父親的遺物。我看著渾身上下都是回憶的母親,忽然發現母親竟然帶上我送給她的手錶,一支已經壞掉的,我一直以為被母親丟掉的手錶。
我看著母親容光煥發的樣子,決定拍下來,然後框裱在心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