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十五歲的時候,公司派我去紐約總部討論台灣關廠事宜。輪到我發言,忽然感覺背部一陣抽痛,幸好一下子就…

我四十五歲的時候,公司派我去紐約總部討論台灣關廠事宜。輪到我發言,忽然感覺背部一陣抽痛,幸好一下子就過去。同樣的情形發生在十二年後,我到上海接受稽核員訓練。這次抽痛的時間就長了許多,不過還是挨了過去。直到五年前的八月八日,我在台南客戶公司,舊疾復發,當下痛到站不起來。
我要求客戶送我就近就醫。診所醫師一看不對勁,立刻叫救護車送我去成大。例行檢查之後,我一個人就在候診室。止痛劑根本無效,所以我學受傷的動物,找一個沒人看見的角落。因為劇痛,所以無法站立,也不能維持一個固定的姿勢。所以,時而坐著、時而蹲著,沒辦法就乾脆就坐在地上或躺下來。
從早上十點等到下午四點多,終於等到一個床位。這時候客戶的太太過來看我。不知道是止痛劑終於發生效用、還是因為可以舒服地躺在病床,又有人陪伴。身上的劇痛慢慢解除,我便開始有說有笑了。急診室的醫師告訴我,我是腹腔動脈剝離,很危險的,雖然暫時沒有繼續惡化。但是必須在加護病房觀察。幸好我平時都有危機處理的演練,所以第一時間,打電話給行動不便的母親,說我在台南遇見朋友,我要去他家住幾天。然後我再拜託鄰居幫忙照顧,我只說臨時有事。
最後,我要求我表妹立刻來台南看我。當她來看我時,我把想好的事情記錄在一張白紙上,然後逐漸說明。說完,我就被送入加護病房。說也奇怪,我一點都不害怕,只惦記著我還沒寫完的小說。感謝上帝的保佑,我度過了危險期。雖然後來有了嚴重的後遺症,但是裝了支架,就安然無事的過了五年。前幾天到長庚醫院做定期檢查,結果很好,感謝上帝。至於那一篇我所惦記的小說,不但順利完成,還順利出書。我取名<夜色滾滾而來>,就是紀念我當時被送入加護病房的心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