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桃園街頭,閒閒走入轉角的書店。書架上,放著一本我的簽名書。可能是某位讀者看完,再賣給書店。以前遇…

我在桃園街頭,閒閒走入轉角的書店。書架上,放著一本我的簽名書。可能是某位讀者看完,再賣給書店。以前遇到這種事,會覺得尷尬。現在呢?反而覺得有趣和高興。
現在的書店似乎不是在賣書,也沒有人買書,都是一面喝咖啡,一面翻翻畫冊或雜誌。我也依樣畫葫蘆,在窗邊像文青一般,憂鬱地望著窗外的街景。白雲藍天下的現代建築,窗簾低垂,有一閃而過的人影和與我相視的眼睛。讓我有種置身於我自己虛擬出來的小說場景的錯覺。
我想起前幾天做了個夢,自己死了。醒來之後,感覺好笑。回首人生,也不過如此。聚少離多,悲歡交織。想見的人、見不到,想做的、一事無成。不如沉沉入夢,永不見人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