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住在苗栗的文友,在我8月26日的貼文下留言。以下:我買了書,給你簽名之後,坐火車回家的路上開始翻閱。…

有位住在苗栗的文友,在我8月26日的貼文下留言。以下:我買了書,給你簽名之後,坐火車回家的路上開始翻閱。這一本<窗簾後的眼睛>,讀起來有一種特別的感覺。讀著讀著感覺有聲音似的,像是由你的口將整個故事念出來。很有親切感!
我寫散文,散文寫的是真實的自己,例如愛吃冰淇淋、買東西喜歡討價還價、喜歡裝可憐、喜歡裝模作樣的自以為是大作家。我寫小說卻是寫虛幻的自己,例如我精通七國語言,我一眼就能看出犯罪的動機和謎團,我能文能武、天涯緝凶,我周旋在一群美女之中等等。總之,小說中的我無所不能……。
這一本<窗簾後的眼睛>讓那位住在苗栗的文友讀起來有很親切,是因為我用第一人稱書寫。如果我沒猜錯的話,當他留言的時候,應該只是看完第一章<十隻螞蟻>。我很擔心當他開始看第二章<獵豔高手>的時候,想到我的樣子就開始嘔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