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月的某一天,千里迢迢地從內壢開車去萬里,參觀幾位臉友的書畫展。展場是在濱海公路,面對大海,景色真…

上個月的某一天,千里迢迢地從內壢開車去萬里,參觀幾位臉友的書畫展。展場是在濱海公路,面對大海,景色真美。北海岸一帶,尤其是淡水、三芝到萬里是我20多年前,在淡水工作時,最常去的地方。
我離開展場,沿著海岸奔馳。途中,選擇了當年我最愛的那間咖啡屋。想當然爾,人事皆非,那位風情萬種的老闆娘換成了一個似乎是剛從職場退下來的文青大叔。隔壁那棟以前專賣高級日本料理的餐廳,如今已成廢樓。
想當年啊!想當年。誰說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我說碧海依舊在,幾度夕陽紅。因為我回憶中的青山已經不是青山,而我眼前的碧海,可還是20年前的碧海。舊地重遊,唯有滄桑,沒有其他情懷。回程中,驚喜看見一間好像曾經在偶像劇裡出現的派出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