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次我和家政婦阿芳久別重逢於悶熱吵雜的水果攤,前天兩人再度相遇於涼爽舒適的家樂福。阿芳如常的神采奕奕…

上次我和家政婦阿芳久別重逢於悶熱吵雜的水果攤,前天兩人再度相遇於涼爽舒適的家樂福。阿芳如常的神采奕奕、如常熱情洋溢,如常地對我說出一則又一則的小鎮傳說。
她口中的人物都是從<雖然…可是>開始,如果是女主角,她的開始是這…她雖然長得不錯,可是鼻子長歪了。換作男主角,就是…他雖然有小三,可是對家庭還是有責任。依照以上的文法,今天的女主角就是…她雖然長得很平凡,可是卻有著不尋常的命運。於是我把這個女主角取名<單可雙>。單就念成簡單的單吧!作家取名字都是有含意的喔!
我把故事去蕪存菁,也就是大家都認為單可雙和阿旺是夫妻,因為喝過他們喜酒,兩人也有了小孩,可是在戶籍上登記,單可雙的配偶是阿旺的爸爸,那位比我還衰老的榮民。
我無法辨識阿芳說的是否真實?如果是真的,真是應驗了那句話:真實的人生比虛構的故事精彩。如果是阿芳是看一個影就生一個仔的話,我這個每天在寫小說的資深作家可真的、真的要甘拜下風了。
常讀我貼文的臉友,應該知道為何我替女主角取名<單可雙>。這一點,我比阿芳強,臉友應該不會有異議吧!?
畫家:王臺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