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到八月,越來越接近父親節,想要書寫父親的慾望就越來越濃烈。但是我怕寫了之後,孺慕父親的情懷又少了幾…

每到八月,越來越接近父親節,想要書寫父親的慾望就越來越濃烈。但是我怕寫了之後,孺慕父親的情懷又少了幾分。就像悲傷哭泣之後,內心會少了負擔和愧疚。尤其為了文章情節的張力和引起讀者共鳴,難免會少許扭曲那份我和父親共有的親情和哀愁。但是身為作家的我看似有情,卻又無情的以筆代刀,冷酷的割切著往事,在八月的深夜。
我讀到臉友梁正宏教授在他寫他父親的那一篇<一杯咖啡>,忽然想到自己的父親,竟然在一瞬間無法控制自己的情緒。尤其是那一句:待你推門而入,一起海角天涯。但是,對我而言,只能希望:父子夢中相見、一起天上人間。
畫家:葉燕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