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母親從年輕時的吵吵鬧鬧到老年來的相互依靠,尤其是生病的時候。父親生病,母親陪著去醫院,反之亦然…

我的父母親從年輕時的吵吵鬧鬧到老年來的相互依靠,尤其是生病的時候。父親生病,母親陪著去醫院,反之亦然。我一點都沒有煩惱,甚至關心過,反正他們都會彼此關照。不過,我倒是常常聽到他們提起一位陳醫師。
父親過世後,母親就獨自就醫,她講述陳醫師的頻率就更頻繁了。我記得她織了一條藍色的圍巾送給陳醫師。八十多歲的老太太戴著老花眼鏡,為年輕英俊的醫師編織圍巾,多麼古早味的浪漫。身為兒子的我知道母親的心情,並且深深感動。
母親年老,由我陪她就醫,因此見到陳醫師的廬山真面目。甚至如果我自己胃腸不適,也會找他治療。母親行動不便之後,就由我每三個月去拿慢性病處方簽。去年開始,母親忽然常常問我陳醫師好不好,所以我每次到醫院,就會拍下陳醫師,回家讓母親看著照片放心。
母親行動不便已經十多年,所以我從陳醫師手中拿了四十多次處方簽,到底還能拿幾次,我不知道。如果有那一天,我不需要再見到陳醫師,那是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則,我會不捨、難過,但是一定會勇於面對。我最大的憂慮是,我不知道將來…或許…因為…所以…誰會代替我……去為母親…領每三個月一次的…慢性病處方簽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