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 我們都在尋找可以傾訴的人 有些話 憋在心裡會崩潰 需要出口 有些事 扛在肩上是壓力 需要分擔 一個暢所欲言的伴 可以讓精神舒緩 一份不離不棄的情 可以讓心靈靠岸 一杯熱茶 暖的是身 一句懂得 暖的是心 很多時候 我們都在尋找可以傾訴的人 有些話 憋在心裡會崩潰 需要出口 有些事 扛在肩上是壓力 需要分擔 一個暢所欲言的伴 可以讓精神舒緩 一份不離不棄的情 可以讓心靈靠岸 一杯熱茶 暖的是身 一句懂得 暖的是心

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尋找可以傾訴的人。有些話,憋在心裡會崩潰,需要出口;有些事,扛在肩上是壓力,需要分擔。一個暢所欲言的伴,可以讓精神舒緩;一份不離不棄的情,可以讓心靈靠岸。一杯熱茶,暖的是身,一句懂得,暖的是心。很多時候,我們都在尋找可以傾訴的人。有些話,憋在心裡會崩潰,需要出口;有些事,扛在肩上是壓力,需要分擔。一個暢所欲言的伴,可以讓精神舒緩;一份不離不棄的情,可以讓心靈靠岸。一杯熱茶,暖的是身,一句懂得,暖的是心。

撥一溪弦音 聆聽春韻 春天來了 心情在暖暖的陽光下也變得明朗了起來 讓我們與歡快的小溪 與復甦的草木 與南歸的大雁一同 演繹生命的又一輪春華

( 撥一溪弦音,聆聽春韻 )
春天來了,心情在暖暖的陽光下也變得明朗了起來,讓我們與歡快的小溪,與復甦的草木,與南歸的大雁一同,演繹生命的又一輪春華。
春光明媚,和煦的陽光普照著山川大地,高原睡醒了,青鳥歌唱了,小草兒也蠢蠢欲動了。春風不再那麼刺骨了,變得溫柔了起來,所到之處,姿態搖曳,娉婷萬千。
三月的花,似乎等風一動就開了。春天,總會讓人想到桃花,桃花也總是給人期望,給人溫情,讓人心生暖意,桃花灼灼,粉而不媚,愛如是,心如是,生活的美亦如是。
三月的初春,因雪而詩情,而美麗,那潔白,那滿天的飛絮,是眼中和心田永遠為之醉意的絢爛和旖旎!雪落無聲,而一份美妙卻相擁著大地,浸潤著心海。那份靈動,是季節裡的溫潤與色彩。
春寒料峭,午間暖陽融融,晚來風過眉梢,到底還是有點兒冷。靜靜的坐在窗前,只聽得樹枝兒沙沙作響,想來,春天若是少了風,就像藍天少了白雲,便不像是春天了。
三月春風似剪刀,河提已是柳色青青,春風喚醒了沉睡著的山川河流,吹綠了大地,於是,燕子啄新泥,小溪也歡快,勤勞的人們開始農耕了。美好,便與春天牽手了……
乍暖還寒的三月,桃花正蓄勢待發。微雨入塵,草木萌動,一切孕育在一片和諧的春光中。天色暖了,小鳥兒也靈動了起來,嘰嘰的唱著春天的情歌。
我用溫柔的言語,撥一溪弦音,綻放一個燦燦的微笑,聆聽春韻中的期許,用溫暖與憐惜愛著這個世界,就這樣,做明媚如花的女子。
素手折香,煮一壺靜好的時光。字字如弦,句句若歌,溫婉了一紙鵝黃的思念。歲月深處,心曲輕彈,讓心香漫過心海。
聽,清泉流轉,那藕荷色的愛戀,芬芳了歲月,也溫柔了曾經的執念。默默相守的日子裡,夢依舊清晰如昨,回眸,時光的角落裡,無處不是心靈的桃花源。

我每三個月,都必須到省桃替母親拿藥。我理解年老的人對於多年來,醫治自己身體病痛的醫師,總會有一份微妙…

我每三個月,都必須到省桃替母親拿藥。我理解年老的人對於多年來,醫治自己身體病痛的醫師,總會有一份微妙的感情。所以母親一直很喜歡陳醫師,也自以為陳醫師會特別關心她。因此我每次去省桃,先用手機錄下母親對陳醫師<挨沙子>的畫面,然後拿給陳醫師看。取得藥單之後,我再拍一張陳醫師跟母親揮手的照片。這樣一來一往,表示他們兩個人見過面了。
陳醫師問我需要掛下次的號嗎?我說:需要,因為我認為母親應該可以再活三個月。陳醫師對於我這個不正經的老頭子皺了皺眉頭,倒是坐在一旁的護理師笑著說:沒問題啦!老太太至少再活個十年。我苦笑不言,內心自語:到了那個時候,或許要拜託他人來替母親領藥了。當然啦!這是葉老頭的<惹謏話>,聽聽就好。我的小說 <窗簾後的眼睛>,敬請支持。

當年,我寫,寫到柔腸寸斷、血肉模糊。算了、暫時擱置一旁,先寫別的吧!寫不出來,就想想下一本書的書名。…

當年,我寫<窗簾後的眼睛>,寫到柔腸寸斷、血肉模糊。算了、暫時擱置一旁,先寫別的吧!寫不出來,就想想下一本書的書名。只見窗外天空晴朗,幾片浮雲瀟灑飄逸、怡然自得,為了紀念那一刻,書名便有了個<雲>字。後來幾經修改,過程宛如路經天涯千山路,曲折離奇。但是我卻不改浮雲初衷,因此書名<浮雲千山>,算是迎接自己七十歲的獻禮。
回想書寫<浮雲千山>時,也是寫到柔腸寸斷、血肉模糊。猶記某年某月的某一夜,寫到<白月黑山>那一章,雨絲風片、交雜不清,我那顆黑暗的心,忽然湧現滿滿的月光。霎那之間,自己彷彿就是一盞發亮的燈籠。感動之餘,決定要在七十歲這年,寫完一本書名務必要有<月光>的推理小說。我的小說, <窗簾後的眼睛>、<夜色滾滾而來>和<午後的克布藍士街>。敬請支持。

當年,我寫,寫到柔腸寸斷、血肉模糊。算了、暫時擱置一旁,先寫別的吧!寫不出來,就想想下一本書的書名。…

當年,我寫<窗簾後的眼睛>,寫到柔腸寸斷、血肉模糊。算了、暫時擱置一旁,先寫別的吧!寫不出來,就想想下一本書的書名。只見窗外天空晴朗,幾片浮雲瀟灑飄逸、怡然自得,為了紀念那一刻,書名便有了個<雲>字。後來幾經修改,過程宛如路經天涯千山路,曲折離奇。但是我卻不改浮雲初衷,因此書名<浮雲千山>,算是迎接自己七十歲的獻禮。
回想書寫<浮雲千山>時,也是寫到柔腸寸斷、血肉模糊。猶記某年某月的某一夜,寫到<白月黑山>那一章,雨絲風片、交雜不清,我那顆黑暗的心,忽然湧現滿滿的月光。霎那之間,自己彷彿就是一盞發亮的燈籠。感動之餘,決定要在七十歲這年,寫完一本書名務必要有<月光>的推理小說。我的小說, <窗簾後的眼睛>、<夜色滾滾而來>和<午後的克布藍士街>。敬請支持。

哪國對這《開羅兩宣言》提出聲明異議了?沒有!從未聽聞過國際社會對於這兩項聲明提出過任何的意見。

哪國對這《開羅兩宣言》提出聲明異議了?沒有!從未聽聞過國際社會對於這兩項聲明提出過任何的意見。
全部都是綠蟲在斷章取義,主張:台灣主權【未定論】,既然是《未定論》,中華民國政府《守護台灣主權論》的依據,不就是民進黨全黨上下在公然說謊洗腦嗎?不然,請蔡英文來解釋看看,台灣主權若是未定狀態,那麼妳口中《守護台灣主權》,又要如何自圓其說?一下子主張:未定。一下子又主張的如此確定。不是在自打嘴巴嗎?教綱是在胡說八道,洗腦人民陷於錯誤嗎?
是誰在洗腦,是誰在斷章取義,台灣勞工朋友們,請先讓我們的頭腦拋開意識形態,來分是非,定公義,是誰在出賣我們的利益,扭曲台灣地位論吧!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特別日子的今天 跟著你的前世情人 今世的情人 未來會成為別人今世情人的人 曾經你是別人的前世情人 你前世情人的今世情人 一起過著快樂的節日吧 吃粽子 看划龍舟 立蛋 午時水 艾草要幹嘛 哎呦今天這樣還真忙 不過我在家啊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特別日子的今天
跟著你的前世情人
今世的情人
未來會成為別人今世情人的人
~~~~~~~~~
曾經你是別人的前世情人
你前世情人的今世情人
一起過著快樂的節日吧!
吃粽子
看划龍舟
立蛋
午時水
艾草要幹嘛?
#哎呦今天這樣還真忙
#不過我在家啊

香港反抗運動,當然與日本無關啊!這我知道,用腳毛想也知道!但卻與台灣當局有關,或許是小英配合國民黨不…

香港反抗運動,當然與日本無關啊!這我知道,用腳毛想也知道!但卻與台灣當局有關,或許是小英配合國民黨不統派聯合在搞香港反抗運動,故意嫁禍給台灣獨派,連結日本皇民派系去承擔後果,不然,香港哪來的皇民啊?
日本皇民哪會為了香港領土主權問題,去對抗中共當局啊?不會的啦!一定是有心人抗共拒統,嫁禍給台灣皇民派去承擔政治責任,藉此打擊國共一國兩制協議之人,讓台灣皇民派去背黑鍋罷了,收稻尾的還是那群權貴,現狀既得利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