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以色列朝聖還是旅行

到以色列朝聖還是旅行

以色列對台灣的一些人來說,是神聖偉大的地方.許多人對以色列有特殊的感情,因為

1.他接受美國的論點

你讀歷史就知道,猶太人原來是肥沃月灣附近的一個小民族,他們一直為列強工作.當兩千年前,他們被迫離開巴勒斯坦後,他們成為歐洲的列強的臣工,替他們和自己聚歛財富,當一個國家衰弱時,他們就被拿來祭旗;如今,猶太人投靠最強大的主子:美國.只是,如今開始出現”白人至上論”的團體,也許,不久的將來,這些人,就會像三K黨殺害黑人一樣,再度出現納粹黨仇殺猶太人的慘劇.
台灣過去執政的國民黨,不過是美國扶持的買辦政權.所以,台灣完全接受美國的論點,同時,沒有思考批判事情的能力.會對以色列有特殊感情,就不足為奇了.當你和台灣的這些人,表達不喜歡猶太人時,他們會直接了當的說”你同情IS(伊斯蘭國縮寫:IS).”有趣吧.

到以色列朝聖還是旅行
到以色列朝聖還是旅行

2.他是一個基督徒

即使,耶穌是被自己猶太人所出賣,但是,畢竟他是猶太人,在宗教的認同上,基督徒對以色列有特殊的感情,基督徒他要像岩里摩西一樣,到以色列朝拜聖地.
在台灣的基督徒,分成兩種:天主教徒,和新教徒.
天主教徒不會到處拉人信教.有一次,我問一位天主教徒”你怎麼不拉我去教堂,參加禮拜活動.”他笑笑地問我”你相不相信上帝?”我說”不相信.”他說”所以,拉你來教堂沒有用.”
新教徒就會很狂熱的拉人信教,同時,他們的狂熱由宗教擴及其他層面,讓人見到他們,就覺得”面目可憎”.而這些人,自然是追隨岩里摩西,到以色列朝拜聖地.

3.他靠以色列討口飯吃

就像全世界所有的地方一樣,當它提供你牛奶與蜜,你就對它有特殊的感情.
(南韓雖然是由:親美,和當初日據時代在日本人手下工作的人,建立的國家.但是,迫於人民的強悍仇日,所以,一建國,就是將日據時代的建築拆掉.不過,還是有不長眼的人,如最近就有一位日本的女教授,因為在著作裡表示”慰安婦是自願的”,而被批判.一查她的資料,原來是教授日文的老師.所以,批判她時,你該知道:她是一個靠販售日文知識的普通人.)
台灣和中國大陸,多少人任職於猶太人主掌的知識界,財經界,傳媒界,…,再加上,旅行社要藉著到以色列旅行,來換一口飯吃.所以,你要同情這些人.
至於我,當然不願意花高價,到一個靠販賣歷史悲情的地方.
以色列人,在軍隊的保護下,不但進入巴勒斯坦的回教寺不脫鞋,甚至,有婦女還裸奔,來侮辱清真寺.

或許有人想說:”這樣還要一起旅行呢?分開去不是比較好嗎?”

旅行觀
我一直認為,旅行是一種個人、自私、任性、無法妥協的行為,就像這個部落格的標題一樣,它是存在於我們血液中的成分,構成我們人格的要素,是絕對的主觀也是不能妥協的根本。

旅行對我來說,就是去自己想要去的地方、用自己的節奏走自己的步伐、隨自己的心情看想看的人事物;在一個有限的時間裡,將自己放在一個或熟悉或陌生的環境,用視覺嗅覺味覺觸覺去體驗一切。如果這時突然多了個不甚熟的遊伴同行,就好像原本穿著清涼小內衣在家裡頭閒晃,突然碰到有人來敲門推銷報紙;或是洗澡洗到一半歌唱的正爽時,有個外人突然跑進家裡借廁所一樣(爛比喻),很多事情就沒有辦法隨心所欲,要特別顧及他人的心情、要考量對方的想法、甚至被迫妥協,這樣的旅行不能稱作旅行。

之所以個人、自私而任性,就是因為我沒有辦法勉強自己在旅行中被迫改變一些想要和期望,尤其是因應自己的想要而產生的旅行計畫,更是包含的無數的期待和想法;無論是事先就被迫改變,還是中途無奈變更,都會在我心裡留下一大片的遺憾。如果是簡單的距離近的行程還沒有關係,但如果是僅只一次或很難再訪的話,那就足以讓我怨念很久。也因此,旅行這件事才會變得無法妥協,如此的頑固與堅持。

但,我也不是不喜歡和朋友一同出遊,只不過這就不被我歸類為旅行,我稱呼他為”旅遊”;畢業旅遊、員工旅遊、朋友一同出遊、跟旅行團,這些都是旅遊。一夥人一同出遊,目的地不是特別重要,大家都沒有意見就可以了;重點是大家一起的熱鬧和氣氛,同車的歡樂笑語、聽著不同於自己車上常放的國語流行樂、一堆人在風景區拍觀光客團照的瘋、到其他人房間串門子看電視打牌的夜晚,這些都截然有別於自己旅行的感覺。

我不討厭旅遊,甚至可以說喜歡旅遊,不過因為目的和旅行截然不同,但是本質上卻經常被搞混,所以對於他人來說,應該會有我很難搞、甚至是不喜歡跟大家出遊的感覺。因為個性使然,我在家人好友面前可以人來瘋,但在普通朋友或外人面前卻只會點頭微笑假仙的要死;比起群集,我們又更喜歡單純的兩人世界,所以走著走著,旅行的次數理所當然就比旅遊要來的多。

既然提到了朋友,也就不得不提我對於旅行遊伴的”要求”。我們家小x公當然是重點之一,認識他之後,除了一次員工旅遊之外,我從沒在沒有小x公的狀況下獨自旅行過。說到源頭,小豬的第一次出國經驗也是小x公帶的,甚至很多旅行的經驗和怪癖,也都是小x公傳授(傳染)的;所以沒有他同行,鐵定是渾身不自在整天想小x公想到要快點回家。所以小x公的同行是最重要也是首要的遊伴要求。

再來則是體諒與尊重的心。無論是比較親密的家人好友或是一般較熟的朋友,我都不討厭與其一同旅行;當然,真的不是很熟的”外圍朋友” (就是朋友的朋友、沒有變成好友的同學或同事、有點熟又不會太熟平時很少聊天的人之類的) 除外,還是要有一定程度的交情才會讓我覺得可以同行。而能夠讓我覺得一同旅行也很好的人,勢必要有著體諒和尊重的禮貌。

所謂的體諒和尊重,是彼此對於旅行都有堅持與要求,因為知道自己的底線,所以瞭解對方也有他的認知與想法,因為瞭解所以更能體諒對方的堅持。跟他人一起旅行,時常會碰到想要去不同地方的情形,有時候是喜歡的東西不同、有時候是誰想要在某地點停留久些,甚至是逛街時有人想要在這間店停久一點、有人想要先離開,都會埋下爭執的火種。

如果彼此瞭解對方的個性、懂得互相尊重和體貼,即使是不同個性不同喜好的朋友,也可以快快樂樂的一同旅行。不強求同行就一定要綁在一起、不強求一定要去同樣的店待一樣久、不強求一定要吃一樣的食物看一樣的景,只要彼此都在這趟旅程中得到滿足與收穫,只要晚上可以分享彼此的一日所見,就會是一個美好的旅行。

或許有人想說:”這樣還要一起旅行呢?分開去不是比較好嗎?”

但我認為,就是這樣才能夠擁有真正快樂的有遊伴的旅行。回到我前面所說的想法上,旅行是一種個人、自私、任性、無法妥協的行為,正因為彼此都在乎這段旅程,才更應該要彼此足夠的空間和自由,就像情人間適當的距離一樣,朋友和旅行同樣是需要為彼此保有個人空間的。如果只是要大家一同經歷一樣的風景一樣的食物,那旅遊就可以了,爽度不一定加倍,但是歡樂一定不少。追求的重點不同,應該保有的距離與心境就不應該是一樣的。

很多好朋友不適合一起旅行,往往在臺灣時親暱的不得了,卻在出國之後反目成仇,很多時候都是因為彼此距離太近,而忘記了為彼此保留空間。如果只會想說”我們這麼要好,當然應該到哪都一起,他一定也是這樣想…”,萬一碰到對方的旅行觀和自己不同調,或是剛好意見不相同的狀況,在預期外的落差之下,免不了就是一陣摩擦與衝突。

最後,充分的行前溝通也是很重要的一環。彼此先對對方的旅行觀有所瞭解,事先知會對方自己的喜好與目標,都會有助於一個圓滿的旅程。即使是去同一個國家同一個地區,都會有欣賞自然景物與人文風情的不同,不一樣的口味就會帶來不同的旅行方式;用錢的習慣與生活標準,也會直接間接的影響餐廳與飯店的選擇是以價錢還是品質來決定;行程是固定的還是隨興所至、同行者對於時間觀念的嚴謹與否,這些都會或大或小的影響整個旅行的品質和情緒。事先講清楚說明白,才好讓大家都有個底,更能減少突發的爭執。

寫了一堆其實重點也很簡單,就跟交朋友找情人嫁老公娶老婆的道理類似,找個誌同道合、懂得尊重的人,在彼此瞭解而不屈就的狀況下去計畫並實行的旅行,就是我能夠接受的有遊伴的旅行,一般來說也都會是個讓人滿意的旅程。

Hello world! 哈囉!

歡迎來到 WordPress。這是你的第一篇文章。編輯或者刪除本篇文章,然後開始你的部落客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