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見定居三峽的作家臉友有些訝然。只見他一身親民打扮,脖子還圍了條毛巾。和前日的他,西裝筆挺、意氣風發…

初見定居三峽的作家臉友有些訝然。只見他一身親民打扮,脖子還圍了條毛巾。和前日的他,西裝筆挺、意氣風發領取文學獎的模樣迥然不同。不過,我覺得和他筆下的男主角倒是有幾分神似。至於他的夫人,一身桃紅,笑臉迎人,禮數周到。兩人外觀大異其趣,神情卻有許多神似。
午餐過後,作家夫婦領我去清水祖師廟參觀,並聆聽作家臉友娓娓訴說,他即將完成的一部小說,以三峽為核心定點,延伸數位地方人物的長篇巨著。且說在二百六十多年前,從一幅天命圖開始,前世為玉麒麟的畫家李梅樹,如何因為一張<梅字籤詩>而接下改建清水祖師廟的工程。為何除了傳統的龍柱、鳳柱之外,還有數不清的百鳥柱……。因為怪力亂神,天馬行空,所以聽起來特別迷人。
辛棄疾曾有詩句「我見青山多嫵媚,青山見我亦如是」,我見作家臉友是一個有趣的人,只是不知道作家臉友見我是否亦如是。
附圖說明:昨日在某餐廳用食,忽見小鳥圖,便想起清水祖師廟的百鳥柱……。

我的小說即將出版,照例邀約各路英雄好漢為我撰文助陣,以壯聲勢。

我的小說<窗簾後的眼睛>即將出版,照例邀約各路英雄好漢為我撰文助陣,以壯聲勢。
依照常例,我叩首拜請醫師推理作家、激情教授作家、很會木雕的教師詩人,還有親友團代表的老同事和身為武術老師的臉友代表。
第六位、也最特殊的是任職在立達偵信社的探員,感謝他提供台灣偵信社的作業流程,讓我寫的小說增加許多可信度。

呼應臉友所寫的(中壢工業區的愛情故事)

呼應臉友所寫的(中壢工業區的愛情故事)
下班後的若蘭一走進客廳,立刻用遙控器打開電視。清越高亢的聲音破空而來,若蘭不用看畫面,也知道那是阿方在唱歌……。
阿方年紀比若蘭小很多,來自南部的小鄉鎮。他在她上班附近的超商工讀,所以時常見面。最初看到阿方,若蘭還以為他是女扮男裝。雖然經過觀察確定,她還是會有所懷疑。阿方有個習慣,那就是用左手玩右手,或是用右手玩左手。那雙不屬於男人似的手,塗著亮光指甲油,浮動著詭異的淡紫。一只紅瑪瑙戒指,益發映出他雪白的皮膚,彷彿那裡就是所有血管的終點站,又像是誰在那裡扣了血的結晶,然後一點一滴地供輸全身的養分。
阿方很喜歡唱歌,玩樂器,所以若蘭就介紹他去她朋友開的PUB客串一下。客人的反應還不錯,若蘭就鼓勵他去歌唱訓練班學唱歌。就這樣,阿方在一次選秀節目放射出無與倫比的光芒。從此,兩人的人生打了一個叉,然後漸走漸遠……。
窗外是模糊的中壢工業區社區,若蘭順著望過去,不遠處的日月光圓柱形玻璃大廈正遍體發亮,宛如一盞巨大的燈籠,從無垠的幽晚垂到人間。而周遭亮亮雜雜的燈火,就是從燈籠裡跳出來的火星子,無情地燙著她那孤獨堅強的心。
以上是我編的,事實上若蘭是我的朋友,是個男的,名字取其諧音。阿方是個女的,我在小說中把他們倒轉過來。我的中年朋友籌資,讓年輕的女朋友到日本讀設計。沒多久他收到一封充滿歉意的分手信,還有一張聊表心意的支票。
附圖說明:聆聽葉桑爺爺說故事的小狗。

前天晚上,母親一面把健保卡、預約單和藥單放入信封,一面嚴肅地囑咐我一些注意事項。此時的我不可有半絲的…

前天晚上,母親一面把健保卡、預約單和藥單放入信封,一面嚴肅地囑咐我一些注意事項。此時的我不可有半絲的不悅,或是不耐煩的神情。說完她把那個重要的信封收入梳妝台的抽屜。
一夜無話,黎明到來。不到六點鐘,母親就整裝坐在椅子上,手裡拿著信封,把昨天她交代的話重新再說一遍。我雖然一夜無眠,此時也不敢再去睡回籠覺。出門時,我不經意將母親手中的信封丟入環保袋,立刻招來一陣罵聲(母親罵我的話很有意思,下次找時間來寫,請臉友提醒我)。我趕緊放入上衣口袋,讓撲通撲通的心臟緊貼著那個信封。
古人騎良駒,今人搭公車。一路飛飛來到署立醫院,掛了號,等待陳醫師為母親開三個月的慢性處方簽。母親的健康都是陳醫師照護,從她和父親恩恩愛愛、牽手來就診,到形單影隻、孤苦無依,還有現在的不良於行,以至於要拉下臉來向她那個粗枝大葉的兒子拜託幫她拿藥。
陳醫師照例詢問母親的近況,我一一作答,我也會把母親登在臉書的照片給陳醫師看,確定我所言不虛。就診完畢,依照母親的要求,必須和陳醫師合照,再回家拿給母親過目確認。昨天我不負母親所託,完成任務。

把酒問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舉杯邀明月,月如無恨月長圓。

把酒問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舉杯邀明月,月如無恨月長圓。
一個寂寞到只能和蘇東坡、白居易、李商隱對話的老人,一個除了寫字之外,甚麼都不會的小人物,一抹緊緊貼在孤燈寒壁上的影子。只因為你、你、你…,不斷增加數目的你,讓我活得如此怡然自得、在夕陽餘暉下熱情的創作、揮灑晚年的詩情畫意。
我感謝你,一千多個你…(來自按讚、留言、貼文和私訊)的祝福,在我68歲的生日當天。所以讓我們約定吧!一定要美好的生活,分分秒秒、日日夜夜。不必天長地久,更不需要到海枯石爛。可是,至少要到明年的此時此刻,好嗎?

呼應臉友所寫的(中壢工業區的愛情故事)

呼應臉友所寫的(中壢工業區的愛情故事)
下班後的若蘭一走進客廳,立刻用遙控器打開電視。清越高亢的聲音破空而來,若蘭不用看畫面,也知道那是阿方在唱歌……。
阿方年紀比若蘭小很多,來自南部的小鄉鎮。他在她上班附近的超商工讀,所以時常見面。最初看到阿方,若蘭還以為他是女扮男裝。雖然經過觀察確定,她還是會有所懷疑。阿方有個習慣,那就是用左手玩右手,或是用右手玩左手。那雙不屬於男人似的手,塗著亮光指甲油,浮動著詭異的淡紫。一只紅瑪瑙戒指,益發映出他雪白的皮膚,彷彿那裡就是所有血管的終點站,又像是誰在那裡扣了血的結晶,然後一點一滴地供輸全身的養分。
阿方很喜歡唱歌,玩樂器,所以若蘭就介紹他去她朋友開的PUB客串一下。客人的反應還不錯,若蘭就鼓勵他去歌唱訓練班學唱歌。就這樣,阿方在一次選秀節目放射出無與倫比的光芒。從此,兩人的人生打了一個叉,然後漸走漸遠……。
窗外是模糊的中壢工業區社區,若蘭順著望過去,不遠處的日月光圓柱形玻璃大廈正遍體發亮,宛如一盞巨大的燈籠,從無垠的幽晚垂到人間。而周遭亮亮雜雜的燈火,就是從燈籠裡跳出來的火星子,無情地燙著她那孤獨堅強的心。
以上是我編的,事實上若蘭是我的朋友,是個男的,名字取其諧音。阿方是個女的,我在小說中把他們倒轉過來。我的中年朋友籌資,讓年輕的女朋友到日本讀設計。沒多久他收到一封充滿歉意的分手信,還有一張聊表心意的支票。
附圖說明:聆聽葉桑爺爺說故事的小狗。

把酒問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舉杯邀明月,月如無恨月長圓。

把酒問青天,天若有情天亦老;舉杯邀明月,月如無恨月長圓。
一個寂寞到只能和蘇東坡、白居易、李商隱對話的老人,一個除了寫字之外,甚麼都不會的小人物,一抹緊緊貼在孤燈寒壁上的影子。只因為你、你、你…,不斷增加數目的你,讓我活得如此怡然自得、在夕陽餘暉下熱情的創作、揮灑晚年的詩情畫意。
我感謝你,一千多個你…(來自按讚、留言、貼文和私訊)的祝福,在我68歲的生日當天。所以讓我們約定吧!一定要美好的生活,分分秒秒、日日夜夜。不必天長地久,更不需要到海枯石爛。可是,至少要到明年的此時此刻,好嗎?

感謝主耶穌,讓我平安喜樂又過了一年。

感謝主耶穌,讓我平安喜樂又過了一年。
您祝我生日快樂,我祝您天天快樂。
去年生日的第一個心願,拒作下流老人,今年是做一個有格調的老人。
去年生日的第二個心願,努力創作不斷,今年是文章重質不重量、嚴格品管。
去年生日的第三個心願,就是…大家都知道嘛!就是和普天下每一個作家的心願一樣,由於難以達標,所以今年的心願還是一樣,我想每年都會一樣吧!

《戀戀夕陽情》, 夕陽餘暉編織愛,晚風紅海擁抱懷;, 潮起潮落訴怨哀,烏淒港邊浪滔駭。, …

《戀戀夕陽情》
夕陽餘暉編織愛,晚風紅海擁抱懷;
潮起潮落訴怨哀,烏淒港邊浪滔駭。
~~~~~~~~~~~~~~~~~~~~~~~~~~
一、有感傷
當阮想起,與您漫步在夕陽下,依偎的情景,刹那間勾引了淚雨如下,望著街道車水馬龍,阮像佇立路燈,迴旋腦海中湧入心有股感傷。
二、有相思
當阮想您時,面對著夕陽落下,是否訴說潮起潮落别離,曾經依偎您身旁,有著陽光與朝氣,想您……。
(文/大雄.頑皮豹 圖/嬰紅 攝)

《寡言亂語話前瞻》, 口口聲聲愛論斷,是是非非難分辨;, 留住美好別哀怨,揮別仇恨求平安。, …

《寡言亂語話前瞻》
口口聲聲愛論斷,是是非非難分辨;
留住美好別哀怨,揮別仇恨求平安。
~~~~~~~~~~~~~~~~~~~~~~~~~~
一、寡論斷政治議題
要讓自己的生活品質更好,就別談(顏色)政治議題!過往歷史所留下的爛攤子,阮還要一直持續回憶?自己會搞得自己一坨污泥,說話要有人聽才說,沒人要聽的話就別說。
二、留住美好迎未來
人要留住美好的時光,要積極推動自己的夢想,向未來的願景做出規劃,這叫自律、規範。
三、一言一行留人心
歲月在流失,沒有多少時間,可以浪費在過去的事物上,在網路上廣結善緣,不要當酸民,不要以為自己的一言一行,沒有人在看,眾人都一直都在觀察一個人的行為,還有互動關係!
四、好生之德留人間
有人一直在關心周遭的事物,默默的支持拋磚引玉,有人一直都在炫耀自己如何享樂,這世界上的問題一向不是很公平,但是不要在悲慘的事上再灑鹽,悲天憫人的心,千萬別忘了人都有好生之德!
五、別論斷人的是非
天天在網路上看到有人一直在謾罵,有人一直截圖發文在談論政治,有沒有想過這些內容永遠都紀錄著罵人的功力、格局?人的行為舉止要經得起檢驗,歷史都會見證一切的,記得聖經中有一句話:“別論斷人,不然終會被論斷”。
(文/大雄.懿漫 圖/攝於大雄百果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