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本月十三日的臉書,寫說當年應徵台灣東洋製藥品管經理一職,巧遇我的忠實讀者,也就是廠長鄭良茂先生。…

我在本月十三日的臉書,寫說當年應徵台灣東洋製藥品管經理一職,巧遇我的忠實讀者,也就是廠長鄭良茂先生。工作半年後,我出書<魔鬼季節>,於是請他寫序。
這篇貼文竟然引起出版社的注意,透過我邀請鄭良茂先生推薦他們新出版的推理小說。自我感覺良好的我一時之際飄飄然,冰雪聰明的編輯小姐委婉的說明,這本新出版的推理小說中的偵探是一名藥師,場景是藥局,所以請藥師推薦再自然不過。不過,還是感謝我的<雖然沒有功勞,也有苦勞>。
嗯,最後那一句是我自己加上去的。到底是<畫龍點睛>呢?還是<畫蛇添足>,我也不知道。

我喜歡閱讀和書寫推理小說。從推理小說推演人生戲碼,從推理小說的偶然性印證人生的必然性,從推理小說的愛…

我喜歡閱讀和書寫推理小說。從推理小說推演人生戲碼,從推理小說的偶然性印證人生的必然性,從推理小說的愛恨情仇思考人生的喜怒哀樂,從精彩的推理小說來沉澱自己人生。當夜色滾滾而來,讓河流安安靜靜流過。山谷裡的燈火一盞一盞亮起來,悠悠遠遠、渺渺忽忽,我的一個推理夢,與你一段人生的分享。
攝影:劉耘荷

我在台北火車站裡面走著,走進一間可以聽見街頭藝人彈吉他的小餐店,撲鼻而來的是陣陣濃郁的香氣。店裡已經…

我在台北火車站裡面走著,走進一間可以聽見街頭藝人彈吉他的小餐店,撲鼻而來的是陣陣濃郁的香氣。店裡已經有幾個年輕人,行李散放椅上或腳邊,用中、英、日語交雜談著有趣的事情,笑得很開心。
店中流放著我喜愛的<阿罕布拉宮的回憶>,慵懶傷感的旋律,很適合夏季旅行的浪漫。於是,我點了一個漢堡和一杯可樂。
眼前是青春的容顏,耳畔是哀愁的吉他聲,口中是讓我感覺年輕的味道。我細細品味臉友所貼一幅又一幅的畫、一首又一首的詩,一篇又一篇的文章。
於是,我對自己夕陽殘輝般的生命竟然格外的珍惜起來,對人間紅塵也有一份說不出盡的深情深意,一種雋永的依戀和淡然的幸福。
攝影:孫可心

我年輕的時候,自不量力的寫了十幾本小說。替我寫序的,不是副刊主編、雜誌主編,作家或是推理小說評論家。…

我年輕的時候,自不量力的寫了十幾本小說。替我寫序的,不是副刊主編、雜誌主編,作家或是推理小說評論家。唯一例外的一本<魔鬼季節>是我的忠實讀者寫的。
說來好笑,當年我應徵台灣東洋製藥的品管經理。面試的時候,問到興趣。我說我喜歡讀小說,尤其是推理小說。面試官之一的廠長鄭良茂先生說,他也喜歡推理小說,為了取信於我,還從抽屜拿出一本推理雜誌。當期剛好有我一篇<薔薇刺青>,他就說他特喜歡葉桑的作品。我脫口說我就是葉桑,他立刻很熱絡的和我討論我的創作歷程。後來,我雖然錄取了,但是人資跟我說,本來已經錄取,但是考慮我是否會因寫作分心,所以又考慮了一星期才發錄取通知單。
工作期間,我把例行公事做好,還通過GMP和美國等客戶等各類的稽核。他鼓勵我在閒暇時間多寫,所以那一段時期是我創作量最多的時候,也有時間寫出像<魔鬼季節>那樣的中篇。後來台灣東洋製藥易主,我便另謀高就。
攝影:莫鳳英

<<葉老頭、夢的日記>>
跟隨著老爺鐘水滴般的節奏,我在眠夢與微醒間,寸步徘徊。我像是被火葬的屍首,神經束緊地立起前半身,驚慌地直望那扇被吹開的門。糾結的雲如荒野的蝗群,呼嘯而來。雨粒夾在山風中,傾盆也似地湧進屋內,把我的髮鬚都濡亂了。
在天玄地黃裏,一縷濕淋淋的幽魂,節節地向我逼近我衝過去,把門狠狠關住,風聲立刻鎖到前廊外,像挨了一刀的醉漢,欲振乏力,可是我看見了濺在玻璃窗上,竟有著透明的血跡。睡麻的雙腿猶如被鐵鍊拴緊,惡魔般的夢魘正侵擾著我。我多麼想把自己投入清冷的蟾蜍湖,將一切消融在瑩綠的水中。
就在迷離夢境中驚醒過來,發覺斑駁的壁爐裏,仍燃燒著去年冬日留下的松香。檜木架上的銅雕,在幽暗中,泛著薔薇色的虹光。而我那微駝的背影,貼映在閣樓的木牆上。半掩的簾,垂下一絡秋香色的流蘇,微微地動著,彷彿有張熱豔的唇,似有似無地吸著氣。
攝影:劉耘荷

我從年輕到年老,一直是個有甚麼吃甚麼的。這樣形容似乎有點不對,現在的狗兒也是蠻挑嘴的。可是自從我擔任…

我從年輕到年老,一直是個有甚麼吃甚麼的<狗食男>。這樣形容似乎有點不對,現在的狗兒也是蠻挑嘴的。可是自從我擔任家中主廚,剛開始,我會訂購外餐、搞些小花樣討母親歡心。後來年紀大了,連這些心思都省了。
前天表妹來我家,並自備食材,煮了一桌好菜,還把我家的冰箱幾乎塞爆。一餐下來,母親吃得眉開眼笑。看來<抓人抓心先抓胃>這句成語,可不是單指男女之間的愛情策略,用來促進家庭感情也蠻管用。
攝影:莫鳳英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敢撞美國軍艦。
雖然,我是美國人,但,彭斯及川普的論調,仍然是美式《霸權主義》《白人(美國人)至上主義》的心態,想獨霸天下。
想想:中國共產黨的手段是《國家資本主義》打敗美國公司⋯⋯,《是殘暴體制》,那麼,以前呢?現在呢?美國超大型公司打敗世界其他國家的小商人(小公司),就理所當然⋯⋯?
重點是,台灣必須《打掉重煉》為前提,目的是《懲貪治腐》之後,公務機關被精簡,台灣的財政預算(人事支出大幅減少)會多出很多、很多,足夠《年輕人》擁有合理價格的《公房》及大量且大膽的《生兒育女》,享受《為人》的意義⋯⋯。
因為,狼黨比狗黨《更壞》-更浪費錢財在《公然賄選》《腐敗建設》的貪污事實上。
所以,台灣人必須《先自救(覺醒)》,運用川普模式(實踐競選承諾),選出《台灣川普》完成建國。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敢撞美國軍艦。
雖然,我是美國人,但,彭斯及川普的論調,仍然是美式《霸權主義》《白人(美國人)至上主義》的心態,想獨霸天下。
想想:中國共產黨的手段是《國家資本主義》打敗美國公司⋯⋯,《是殘暴體制》,那麼,以前呢?現在呢?美國超大型公司打敗世界其他國家的小商人(小公司),就理所當然⋯⋯?
重點是,台灣必須《打掉重煉》為前提,目的是《懲貪治腐》之後,公務機關被精簡,台灣的財政預算(人事支出大幅減少)會多出很多、很多,足夠《年輕人》擁有合理價格的《公房》及大量且大膽的《生兒育女》,享受《為人》的意義⋯⋯。
因為,狼黨比狗黨《更壞》-更浪費錢財在《公然賄選》《腐敗建設》的貪污事實上。
所以,台灣人必須《先自救(覺醒)》,運用川普模式(實踐競選承諾),選出《台灣川普》完成建國。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敢撞美國軍艦。
雖然,我是美國人,但,彭斯及川普的論調,仍然是美式《霸權主義》《白人(美國人)至上主義》的心態,想獨霸天下。
想想:中國共產黨的手段是《國家資本主義》打敗美國公司⋯⋯,《是殘暴體制》,那麼,以前呢?現在呢?美國超大型公司打敗世界其他國家的小商人(小公司),就理所當然⋯⋯?
重點是,台灣必須《打掉重煉》為前提,目的是《懲貪治腐》之後,公務機關被精簡,台灣的財政預算(人事支出大幅減少)會多出很多、很多,足夠《年輕人》擁有合理價格的《公房》及大量且大膽的《生兒育女》,享受《為人》的意義⋯⋯。
因為,狼黨比狗黨《更壞》-更浪費錢財在《公然賄選》《腐敗建設》的貪污事實上。
所以,台灣人必須《先自救(覺醒)》,運用川普模式(實踐競選承諾),選出《台灣川普》完成建國。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

無恥之徒,彭斯,第二次為川普擦屁股(打台灣牌)⋯⋯,因為,先前在南海,中共敢死隊軍艦依《習近平之令》敢撞美國軍艦。
雖然,我是美國人,但,彭斯及川普的論調,仍然是美式《霸權主義》《白人(美國人)至上主義》的心態,想獨霸天下。
想想:中國共產黨的手段是《國家資本主義》打敗美國公司⋯⋯,《是殘暴體制》,那麼,以前呢?現在呢?美國超大型公司打敗世界其他國家的小商人(小公司),就理所當然⋯⋯?
重點是,台灣必須《打掉重煉》為前提,目的是《懲貪治腐》之後,公務機關被精簡,台灣的財政預算(人事支出大幅減少)會多出很多、很多,足夠《年輕人》擁有合理價格的《公房》及大量且大膽的《生兒育女》,享受《為人》的意義⋯⋯。
因為,狼黨比狗黨《更壞》-更浪費錢財在《公然賄選》《腐敗建設》的貪污事實上。
所以,台灣人必須《先自救(覺醒)》,運用川普模式(實踐競選承諾),選出《台灣川普》完成建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