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老頭臉書之本週三杯雞

葉老頭臉書之本週三杯雞
(一) 臉友某人因為他的友人不慎將A片傳給他,驚慌狐疑之餘,特別在臉書貼文,不知是以誓清白,還是別有用意?傳給他的友人職業為水電工,更令我想入非非。
(二) 臉友某人因為我一篇<我將楊貴妃的一縷芳魂喚回人間>,留言建議我寫文穿越<霸王別姬>。我覺得不妥,望眼當今社會,如虞姬般有情有義的美麗女子時有所聞。至於像霸王那樣的男人呢!敝人孤陋寡聞,畢生從未見過。因此在此向那位臉友致歉。
(三) 臉友數名力挺我的新書<夜色滾滾而來>活動,感謝之情,山高水遠,綿綿不盡。
攝影:劉耘荷

我從早年在藥廠實驗室擔任化驗員到目前從事品質管理系統的稽核工作,一直和推理小說不離不棄。

我從早年在藥廠實驗室擔任化驗員到目前從事品質管理系統的稽核工作,一直和推理小說不離不棄。
一九八六年以前,我是個狂熱的讀者,之後是個狂熱的創作者。創作方面呈現多樣風格,鄉土味的小說、現代都會愛情、懷舊小說和異國情調小說。但是,林林總總之中,推理小說是永恆的最愛。
我在一九九五年停筆,之後隨心隨意塗塗寫寫。前年冬天出版<午後的克布藍士街>,本意是給自己一個完美的句點。殊不知欲罷不能,今年春天再出一本書<夜色滾滾而來>。
年紀越來越大,越來越喜歡新詩,因此我創造了一名喜歡新詩的偵探,希望在明年的秋天能夠順利和大家見面。

長恨歌的秘密,我將楊貴妃的一縷芳魂喚回人間。

長恨歌的秘密,我將楊貴妃的一縷芳魂喚回人間。
我終於如願來到唐朝,中國歷史上最金碧輝煌的一頁。我看見了重色思傾國的唐明皇,也看見了天生麗質難自棄的楊貴妃。只是——她已經不再回眸一笑百媚生,而是宛轉蛾眉馬前死。
亂軍散去,我夾在幾個楊貴妃的親信之中,跑去馬鬼嵬坡收屍。沒想到,被我發現她還有幽幽一息,幸好我略懂醫術,先施以 [心肺復甦術],然後不停地做人工呼吸,終於將她的一縷芳魂喚回人間。調養期間,眾人認為中原不能再留下來,因為連皇帝都自身難保。我建議他們不妨到日本去。
後來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見了香山居士白居易,反正事過境遷,就告訴他這個秘密,激發了他的靈感,寫下了那首千古絕唱——-長恨歌,我就是詩中的臨邛道士鴻都客。
以上是葉老頭的午後狂想曲,敬請各位讀友讀後一笑置之。
攝影:錢鴻鈞

我很少在住家附近工作,今天例外。我徒步走到客戶家,沿途都是熟悉的店家,他們看見我揹著電腦,還有和以往…

我很少在住家附近工作,今天例外。我徒步走到客戶家,沿途都是熟悉的店家,他們看見我揹著電腦,還有和以往不同裝扮,都紛紛露出訝異的眼神。
客戶的母親八十多歲,精神很好,喜歡畫畫。我衷心讚美,她立刻拿出她的畫冊給我欣賞。她喜歡雀鳥,所以畫的是各式各樣的鳥類,而她的兒子也把庭園的樹木修剪成飛鳥的形狀。他的兒子經營一家化工廠,她那將近九十歲的先生則在北埔經營民宿和露營區,號稱有二萬多株自己種植的肖楠。
歸途,我順路去買菜包和客家粽。空洞洞的小店,只有一位看起來非常衰老的老婦人。我邀她在她們家的招牌下合影,她連忙搖頭拒絕,顯得非常恐慌和恐懼,我只好作罷。因此我也不便和她話家常,迅速離去。
我忽然想起八十歲的自己,在空洞洞的小屋,寂寞的寫著推理小說。

我最近一直想寫穿越小說,所以就把很久沒有碰到古典名著,吹去灰塵,再翻一翻,發現其中的故事,常有情節重…

我最近一直想寫穿越小說,所以就把很久沒有碰到古典名著,吹去灰塵,再翻一翻,發現其中的故事,常有情節重複的寫法。
舉例說明:林沖和楊志、宋江和武松、花和尚魯智深和黑旋風李逵則是1 pair。宋江和武松被女人所逼,結果一個殺妻、一個殺嫂。青面獸楊志,遭遇和豹子頭林沖相似。只是林沖是含冤被迫,楊志是因為失職,小過被宣染成大過,算是一個倒楣鬼,戲劇張力減少許多。
因此,<林沖夜奔>也就更深深烙印在個讀者的心中。同樣的在紅樓夢裡,鳳姐計謀尤二姐,夏金桂苦虐香菱,結果一個是吞金自盡,一個是苦盡甘來。相較起來,我個人偏見,曹雪芹的文筆更勝一籌。
攝影:劉耘荷

我經營臉書多年,發現來往的臉友都非常喜歡寫詩。這和我當初的想法大異其趣,因此我也老年學寫詩。既然我專…

我經營臉書多年,發現來往的臉友都非常喜歡寫詩。這和我當初的想法大異其趣,因此我也老年學寫詩。既然我專攻推理小說,所以順理成章地創造一位愛寫詩的偵探—詩家偵探。我安排他在臉書的各大詩社發表,希望各位臉友多多批評指教。
攝影:劉耘荷

我吃了十幾年,這個男人的豆腐。不只是我,應該還有很多的、很多的男男女女。

我吃了十幾年,這個男人的豆腐。不只是我,應該還有很多的、很多的男男女女。
這個賣豆腐的男人是個榮民,非常的性別歧視。所以我非常喜歡看他比手畫腳、眉開眼笑的,聽他用外省腔的台語、口沫橫飛的,和女客人打情罵俏。在此聲明,絕非性騷擾。
女客人中,有的嬌羞含笑、有的嚴肅沉默、有的赤裸裸的對答如流。我總是暗暗記在心裡,如何把這個愛吃女人豆腐的賣豆腐的男人寫入我的小說。
鄭重申明:比照泡麵的包裝說明,附圖僅供參考。

我陪母親看電視,但是手還是無法停止滑手機,隨著臉書上友人的貼文,去了一趟南法。在圖文並茂的介紹下,讓…

我陪母親看電視,但是手還是無法停止滑手機,隨著臉書上友人的貼文,去了一趟南法。在圖文並茂的介紹下,讓我置身在紫色的薰衣草田旁,用眼睛吃了農莊的下午茶,用想像感受從古堡吹來的暖暖的風。滑著、滑著……變成走著、走著……自己又跟著作家朋友走入京都的哲學之道,還看了她在清水寺報導的錄影實況。然後又跳到新店安坑,滿滿盛開的洛神花,還有苦茶樹。只見好友和他的家人在一家看起來很典雅脫俗的咖啡屋聚餐。
曾幾何時,臉書已經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
畫家:孫金欽

<葉老頭的周末日記>

<葉老頭的周末日記>
一大早起來,我把玻璃窗擦得很乾淨,小公園的樹看起來格外鮮綠,灰藍的天空讓我想在上面寫些甚麼、或畫些甚麼。
午睡醒來,去圖書館還書,看見一個安靜憂鬱的年輕人,很像聊齋裏的書生。我左顧右盼,尋不著美麗的狐仙。
浴後,灑上一些<明星花露水>,感覺好像站在<七里香>旁邊,忽然想起那一首<風微微,風微微,孤單悶悶在池邊,水蓮花滿滿是,靜靜等待露水滴。>
剛才發現兩盒養氣人蔘,原來母親都沒吃,我也忘了叮嚀。嗯!幸好還有3個月的賞味期限。
攝影:傅蓮